导航菜单

读书笔记二:《罗素谈人的理性?》

?

  罗素开篇指出了人们不幸福的根源,他说,

  “典型的不幸福的人,由于在青年时期被剥夺了某些正常的满足,于是就把这种满足看得比其他方面的满足更重要,一生只朝着这一方面孜孜追求,”

  这不就是“执念”吗?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体两面的,当它是积极正向的时候,叫做坚持不懈,而当它陷入贪恋时,大概就是执念了。

  读书笔记二:

  >>? ? 在适当范围内掌有一定的权力可能会增进幸福,但是如果把它作为生活的惟一目的,那么,它就会给外部世界或是人的内心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 ? 很显然,不幸福的心理原因有多种多样。但是它们都有某些共同点。典型的不幸福的人,由于在青年时期被剥夺了某些正常的满足,于是就把这种满足看得比其他方面的满足更重要,一生只朝着这一方面孜孜追求,他仅仅对成功给予更多的、不恰当的重视,而不是对那些与此相关的活动给予重视。

  >>? ? 事实是,他们之所以不幸福,是出于某些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的原因,而这种不幸福便导致他们去思考自己生活于其中的世界里那些不甚令人愉快的方面。

  >>? ? 只注视着未来,认为今天的全部意义又在于其将产生的结果,这是一种有害的习惯。没有局部的价值,也就无所谓整体的价值。生活不应被视同这样一种情节剧,剧中的男女主人公经历难以想像的痛苦的不幸后,最终以圆满结局作为补偿。

  >> 这世界不会按你对自己的评价来接受你。

  >> 爱情不仅是快乐的源泉,而且爱情的丧失是痛苦的源泉。其次,爱情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促进了一切最大的快乐,诸如对音乐、高山日出以及皓月当空的大海的欣赏。一个从未和自己所爱的女子一起欣赏过美好事物的人,便不能充分体会出这些事物所具有的神奇魅力。再者,爱能够打破自我的坚壳,因为它是一种生物上的合作,在实现对方的本能目标时,需要双方的情绪参与。

  >> 人是有赖于合作而得以生存的,而且大自然赋予了人那种本能器官,人的合作所需要的友谊精神由此才能产生。爱情是导致人的合作情绪的首要的也是最普遍的形式,任何经历过种种爱情体验的人是不会满足于这种哲学的,即认为不需所爱的人的合作便可达到最高的理想境界。在这一方面,父母情感甚至更要强烈些,但是父母情感至多不过是父母之间的爱情结晶。

  >> 毫无疑问,描写王公贵族及其哀愁的旧式悲剧和我们的时代是不相适应的,在我们试图以同样的方式来描写无名之辈的悲哀时,其效果是不一样的。然而,其原因并不在于我们对生活的看法的倒退落后,正相反,是由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不再把某些个人看做地球上的伟人,只有他们才拥有悲剧激情,而所有其他人则不得不辛苦劳动,以产生出少数人的伟大崇高来。

  >> 莎士比亚在《朱利阿斯·凯撒》第二章中写道:

  乞丐死了的时候,天上不会有彗星出现。

  君王们的凋殒才会上感天象。

  在莎士比亚时代,这种观点即便不完全为人所信,至少表达了一种实际上很普遍的、深为莎士比亚本人所接受的看法。因此公元前1世纪的罗马诗人辛纳的死是喜剧的,而罗马的将军、皇帝凯撒、刺死独裁者凯撒密谋领袖布鲁图和另一个刺死凯撒的密谋集团领袖卡修斯的死则是悲剧的。

  >> 亚里士多德说过的:“用怜悯和恐怖净化读者心灵”。

  >> 文人小圈子与社会生活没有重要的接触联系,而人的感情要有这样一种严肃性和深度,要使悲剧情感和真正的幸福形成的话,这种联系是必不可少的。

  >> 谁都知道一个破了产的商人,在物质享受方面,比起一个从来还没富裕到可能破产的人来,条件要好得多了。因此,人们平常说的生存斗争,实际上是追求成功的斗争。他们在斗争中感到恐惧的,并不是第二天早晨能不能吃到早饭,而是他们将不能胜过自己的邻居。

  >> 春天和收获季节,他只有在它们对市场带来影响时才有所感觉。他或许游历过几个国家,可是眼神里却显得满是倦怠。书籍对他来说毫无用处,音乐更是故弄玄虚。

  ? 一年又一年,他变得越来越孤独,他的精神越加专注到生意事业上,除此之外的生活变得更加枯燥无味。

  >> 问题的根子在于,人们过分地把竞争的成果看做幸福的主要源泉。我不否认,成功的意识更容易使人去热爱生活。

  >> 我也不否认,在某一点上,金钱是极为有助于增进幸福的,而过了那一点,事情就不一样了。

  >> 人们已显得没有能力欣赏更为志趣高尚的娱乐了。例如,谈话的艺术在18世纪的法国沙龙里已发展得臻于完善了,在40年前依然为人们所继承。这是一种极为高雅的艺术,为了某种几乎是瞬息即逝的事物,将人的最高官能发挥至极点。

  ? ? 但是,在我们这个时代还有谁关心这等闲情之事?在中国,10年前这门艺术还很繁荣兴盛,不过我看自那时起,仅在50年或100年前,高雅的文学知识在受过教育的人当中很普及,可是今天只有少数几个教授才通晓于此。所有高雅的娱乐都被抛弃了。

  >> 问题在于为人们普遍接受的生活哲学,根据这一哲学,生活是一种争夺,一种竞争,尊敬则给予竞争中的胜利者。这种观点导致了以牺牲各种感觉和才智为代价,对意志的培植的过分强调。这么说,可能是本末倒置了。清教徒道德家们总是强调现代的意志,尽管本来想强调的不过是信仰。或许清教主义时代产生了这样一种人,他们身上的意志力过度发展,而感觉和才智则横遭压抑,因而这种人把竞争哲学看做是最适合自然的哲学治疗的方法在于,应该承认:在平衡的理想生活中,健全的、温文的快乐享受是必要的。

  96

  海小伦读书

  2019.07.28 21:21*

  字数 2118

  罗素开篇指出了人们不幸福的根源,他说,

  “典型的不幸福的人,由于在青年时期被剥夺了某些正常的满足,于是就把这种满足看得比其他方面的满足更重要,一生只朝着这一方面孜孜追求,”

  这不就是“执念”吗?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体两面的,当它是积极正向的时候,叫做坚持不懈,而当它陷入贪恋时,大概就是执念了。

  读书笔记二:

  >>? ? 在适当范围内掌有一定的权力可能会增进幸福,但是如果把它作为生活的惟一目的,那么,它就会给外部世界或是人的内心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 ? 很显然,不幸福的心理原因有多种多样。但是它们都有某些共同点。典型的不幸福的人,由于在青年时期被剥夺了某些正常的满足,于是就把这种满足看得比其他方面的满足更重要,一生只朝着这一方面孜孜追求,他仅仅对成功给予更多的、不恰当的重视,而不是对那些与此相关的活动给予重视。

  >>? ? 事实是,他们之所以不幸福,是出于某些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的原因,而这种不幸福便导致他们去思考自己生活于其中的世界里那些不甚令人愉快的方面。

  >>? ? 只注视着未来,认为今天的全部意义又在于其将产生的结果,这是一种有害的习惯。没有局部的价值,也就无所谓整体的价值。生活不应被视同这样一种情节剧,剧中的男女主人公经历难以想像的痛苦的不幸后,最终以圆满结局作为补偿。

  >> 这世界不会按你对自己的评价来接受你。

  >> 爱情不仅是快乐的源泉,而且爱情的丧失是痛苦的源泉。其次,爱情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促进了一切最大的快乐,诸如对音乐、高山日出以及皓月当空的大海的欣赏。一个从未和自己所爱的女子一起欣赏过美好事物的人,便不能充分体会出这些事物所具有的神奇魅力。再者,爱能够打破自我的坚壳,因为它是一种生物上的合作,在实现对方的本能目标时,需要双方的情绪参与。

  >> 人是有赖于合作而得以生存的,而且大自然赋予了人那种本能器官,人的合作所需要的友谊精神由此才能产生。爱情是导致人的合作情绪的首要的也是最普遍的形式,任何经历过种种爱情体验的人是不会满足于这种哲学的,即认为不需所爱的人的合作便可达到最高的理想境界。在这一方面,父母情感甚至更要强烈些,但是父母情感至多不过是父母之间的爱情结晶。

  >> 毫无疑问,描写王公贵族及其哀愁的旧式悲剧和我们的时代是不相适应的,在我们试图以同样的方式来描写无名之辈的悲哀时,其效果是不一样的。然而,其原因并不在于我们对生活的看法的倒退落后,正相反,是由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不再把某些个人看做地球上的伟人,只有他们才拥有悲剧激情,而所有其他人则不得不辛苦劳动,以产生出少数人的伟大崇高来。

  >> 莎士比亚在《朱利阿斯·凯撒》第二章中写道:

  乞丐死了的时候,天上不会有彗星出现。

  君王们的凋殒才会上感天象。

  在莎士比亚时代,这种观点即便不完全为人所信,至少表达了一种实际上很普遍的、深为莎士比亚本人所接受的看法。因此公元前1世纪的罗马诗人辛纳的死是喜剧的,而罗马的将军、皇帝凯撒、刺死独裁者凯撒密谋领袖布鲁图和另一个刺死凯撒的密谋集团领袖卡修斯的死则是悲剧的。

  >> 亚里士多德说过的:“用怜悯和恐怖净化读者心灵”。

  >> 文人小圈子与社会生活没有重要的接触联系,而人的感情要有这样一种严肃性和深度,要使悲剧情感和真正的幸福形成的话,这种联系是必不可少的。

  >> 谁都知道一个破了产的商人,在物质享受方面,比起一个从来还没富裕到可能破产的人来,条件要好得多了。因此,人们平常说的生存斗争,实际上是追求成功的斗争。他们在斗争中感到恐惧的,并不是第二天早晨能不能吃到早饭,而是他们将不能胜过自己的邻居。

  >> 春天和收获季节,他只有在它们对市场带来影响时才有所感觉。他或许游历过几个国家,可是眼神里却显得满是倦怠。书籍对他来说毫无用处,音乐更是故弄玄虚。

  ? 一年又一年,他变得越来越孤独,他的精神越加专注到生意事业上,除此之外的生活变得更加枯燥无味。

  >> 问题的根子在于,人们过分地把竞争的成果看做幸福的主要源泉。我不否认,成功的意识更容易使人去热爱生活。

  >> 我也不否认,在某一点上,金钱是极为有助于增进幸福的,而过了那一点,事情就不一样了。

  >> 人们已显得没有能力欣赏更为志趣高尚的娱乐了。例如,谈话的艺术在18世纪的法国沙龙里已发展得臻于完善了,在40年前依然为人们所继承。这是一种极为高雅的艺术,为了某种几乎是瞬息即逝的事物,将人的最高官能发挥至极点。

  ? ? 但是,在我们这个时代还有谁关心这等闲情之事?在中国,10年前这门艺术还很繁荣兴盛,不过我看自那时起,仅在50年或100年前,高雅的文学知识在受过教育的人当中很普及,可是今天只有少数几个教授才通晓于此。所有高雅的娱乐都被抛弃了。

  >> 问题在于为人们普遍接受的生活哲学,根据这一哲学,生活是一种争夺,一种竞争,尊敬则给予竞争中的胜利者。这种观点导致了以牺牲各种感觉和才智为代价,对意志的培植的过分强调。这么说,可能是本末倒置了。清教徒道德家们总是强调现代的意志,尽管本来想强调的不过是信仰。或许清教主义时代产生了这样一种人,他们身上的意志力过度发展,而感觉和才智则横遭压抑,因而这种人把竞争哲学看做是最适合自然的哲学治疗的方法在于,应该承认:在平衡的理想生活中,健全的、温文的快乐享受是必要的。

  罗素开篇指出了人们不幸福的根源,他说,

  “典型的不幸福的人,由于在青年时期被剥夺了某些正常的满足,于是就把这种满足看得比其他方面的满足更重要,一生只朝着这一方面孜孜追求,”

  这不就是“执念”吗?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体两面的,当它是积极正向的时候,叫做坚持不懈,而当它陷入贪恋时,大概就是执念了。

  读书笔记二:

  >>? ? 在适当范围内掌有一定的权力可能会增进幸福,但是如果把它作为生活的惟一目的,那么,它就会给外部世界或是人的内心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 ? 很显然,不幸福的心理原因有多种多样。但是它们都有某些共同点。典型的不幸福的人,由于在青年时期被剥夺了某些正常的满足,于是就把这种满足看得比其他方面的满足更重要,一生只朝着这一方面孜孜追求,他仅仅对成功给予更多的、不恰当的重视,而不是对那些与此相关的活动给予重视。

  >>? ? 事实是,他们之所以不幸福,是出于某些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的原因,而这种不幸福便导致他们去思考自己生活于其中的世界里那些不甚令人愉快的方面。

  >>? ? 只注视着未来,认为今天的全部意义又在于其将产生的结果,这是一种有害的习惯。没有局部的价值,也就无所谓整体的价值。生活不应被视同这样一种情节剧,剧中的男女主人公经历难以想像的痛苦的不幸后,最终以圆满结局作为补偿。

  >> 这世界不会按你对自己的评价来接受你。

  >> 爱情不仅是快乐的源泉,而且爱情的丧失是痛苦的源泉。其次,爱情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促进了一切最大的快乐,诸如对音乐、高山日出以及皓月当空的大海的欣赏。一个从未和自己所爱的女子一起欣赏过美好事物的人,便不能充分体会出这些事物所具有的神奇魅力。再者,爱能够打破自我的坚壳,因为它是一种生物上的合作,在实现对方的本能目标时,需要双方的情绪参与。

  >> 人是有赖于合作而得以生存的,而且大自然赋予了人那种本能器官,人的合作所需要的友谊精神由此才能产生。爱情是导致人的合作情绪的首要的也是最普遍的形式,任何经历过种种爱情体验的人是不会满足于这种哲学的,即认为不需所爱的人的合作便可达到最高的理想境界。在这一方面,父母情感甚至更要强烈些,但是父母情感至多不过是父母之间的爱情结晶。

  >> 毫无疑问,描写王公贵族及其哀愁的旧式悲剧和我们的时代是不相适应的,在我们试图以同样的方式来描写无名之辈的悲哀时,其效果是不一样的。然而,其原因并不在于我们对生活的看法的倒退落后,正相反,是由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不再把某些个人看做地球上的伟人,只有他们才拥有悲剧激情,而所有其他人则不得不辛苦劳动,以产生出少数人的伟大崇高来。

  >> 莎士比亚在《朱利阿斯·凯撒》第二章中写道:

  乞丐死了的时候,天上不会有彗星出现。

  君王们的凋殒才会上感天象。

  在莎士比亚时代,这种观点即便不完全为人所信,至少表达了一种实际上很普遍的、深为莎士比亚本人所接受的看法。因此公元前1世纪的罗马诗人辛纳的死是喜剧的,而罗马的将军、皇帝凯撒、刺死独裁者凯撒密谋领袖布鲁图和另一个刺死凯撒的密谋集团领袖卡修斯的死则是悲剧的。

  >> 亚里士多德说过的:“用怜悯和恐怖净化读者心灵”。

  >> 文人小圈子与社会生活没有重要的接触联系,而人的感情要有这样一种严肃性和深度,要使悲剧情感和真正的幸福形成的话,这种联系是必不可少的。

  >> 谁都知道一个破了产的商人,在物质享受方面,比起一个从来还没富裕到可能破产的人来,条件要好得多了。因此,人们平常说的生存斗争,实际上是追求成功的斗争。他们在斗争中感到恐惧的,并不是第二天早晨能不能吃到早饭,而是他们将不能胜过自己的邻居。

  >> 春天和收获季节,他只有在它们对市场带来影响时才有所感觉。他或许游历过几个国家,可是眼神里却显得满是倦怠。书籍对他来说毫无用处,音乐更是故弄玄虚。

  ? 一年又一年,他变得越来越孤独,他的精神越加专注到生意事业上,除此之外的生活变得更加枯燥无味。

  >> 问题的根子在于,人们过分地把竞争的成果看做幸福的主要源泉。我不否认,成功的意识更容易使人去热爱生活。

  >> 我也不否认,在某一点上,金钱是极为有助于增进幸福的,而过了那一点,事情就不一样了。

  >> 人们已显得没有能力欣赏更为志趣高尚的娱乐了。例如,谈话的艺术在18世纪的法国沙龙里已发展得臻于完善了,在40年前依然为人们所继承。这是一种极为高雅的艺术,为了某种几乎是瞬息即逝的事物,将人的最高官能发挥至极点。

  ? ? 但是,在我们这个时代还有谁关心这等闲情之事?在中国,10年前这门艺术还很繁荣兴盛,不过我看自那时起,仅在50年或100年前,高雅的文学知识在受过教育的人当中很普及,可是今天只有少数几个教授才通晓于此。所有高雅的娱乐都被抛弃了。

  >> 问题在于为人们普遍接受的生活哲学,根据这一哲学,生活是一种争夺,一种竞争,尊敬则给予竞争中的胜利者。这种观点导致了以牺牲各种感觉和才智为代价,对意志的培植的过分强调。这么说,可能是本末倒置了。清教徒道德家们总是强调现代的意志,尽管本来想强调的不过是信仰。或许清教主义时代产生了这样一种人,他们身上的意志力过度发展,而感觉和才智则横遭压抑,因而这种人把竞争哲学看做是最适合自然的哲学治疗的方法在于,应该承认:在平衡的理想生活中,健全的、温文的快乐享受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