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士燮:一个三国NPC的奇妙冒险之旅,做到平天下却没有教育好后代

  原创历史百家争鸣2019.8.18我要分享

  无论是遍布世界的三国爱好者们,还是国内对三国历史如数家珍的键盘史学家,他们对于三国时代的关注点,往往定准了中原群雄逐鹿的争霸故事。

  曹操,刘备,孙权,袁绍,袁术,刘表等等,仿佛在他们眼中,这些人物就是三国历史的一切,他们代表了整个汉末乱世的纷纭。

  

  然而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实际上这场动荡的时局,绝不仅仅只影响了中原地区,即使是远在偏远的边疆地区,依然被其所影响,并留下了一段传奇,只是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他们的故事已经几乎被遗忘,这里说的边疆,便是今天的交州,也就是今天的越南。

  在很长的时间内,交州一直是属于中央王朝的管辖之内,秦始皇征百越就包含了越南北部的一部分,而到了东汉时间,名将马援更是给越南人留下了很强烈的心理阴影,不过这种情况维持到汉末发生了改变,因为中央朝廷的控制力伴随着各大诸侯的崛起而下降,核心的中原地区尚且无法掌控,更不必说远在天边的越南了,因此,这种情况也给有心人留下了一定空间,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主人公士燮(xiè)。

  

  士燮出身于大族,当然是他所在的交州的大族,先祖在王莽篡汉的时候为了躲避动乱迁徙到了交州,到汉末已经两百多年,尽管如此,作为儒学世家的后裔,他并没有因为迁徙到了交州就放弃了自身的修养,史书记载士燮对于儒家经典很有研究,甚至在年轻的时候远赴洛阳求学,可想而知在那个时代跨域半个中国是何等艰难,士燮对学问也能说是真爱了。

  因此他也得到了东汉士人们的好评,在黄巾之乱平定后,东汉朝廷回光返照,有了一定程度的秩序,于是就认命士燮作为交趾太守,毕竟出身本土的官员更熟悉本土的情况,这样士燮也就回到了家乡,担任地方官。

  摆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局势,即使在今天,越南的经济发展水平也处在一个相对落后的状态,更不必说两千年前的汉末,交州的民族成分复杂,生产力落后,更重要的是文化水平非常低下,很多人连字都不认得,在这种情况下,士燮应该怎么办呢?不用担心,作为本土出身的官员,士燮非常清楚交州的这些毛病,他做了以下几种事情:首先是用自己的关系引进来自中原的先进生产力,一些新的农具和耕作模式被引进交州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在生产力水平提升后,士燮没有忘记管仲的名言:仓廪实则知礼节,在交州开始普及教育,积极推行儒家思想,让百越人和迁徙到交州的汉族人和睦相处,并且优待那些因为中原变乱投奔而来的大学者和名士,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在这样的情况下,士燮既提升物质文明建设,又提升精神文明建设,让交州的整体水平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而在对外问题上,士燮是一个有着灵活手腕的统治者,外交上极力结好临近的东吴,避免战争的发生,在士燮的有生之年,东吴虽没有直接统治交州,但是相互之间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作为一个和平主义者的士燮,在这点上居功至伟,根据统计,士燮统治的时间段,交州与东吴之间的外交往来达到了一百多次,而每一次孙权都对士燮大加封赏,优礼有加,在中原混乱,四海板荡的三国时代,东南边疆地区却维持了这份难得的平静,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士燮也无愧为一个非常合格的执政者。

  公元226年,统治了交州四十多年的士燮病逝,享年九十岁,一个好人有了一个好的结局,看上去很美满,可惜的是,士燮对后代的教育远没有自己做人这么成功。

  

  在他死后儿子士徽判断,被东吴所剿灭,士家也几乎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为士燮身后画下了一个血色的休止符,这可能也是士燮自己万万没有想到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士燮在三国时代,都算是一个难得的成功者,这种成功是全方面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即使作为一个不知名的历史NPC,他依然尽自己所能坐到了一个最好的状态,或许对他来说,当我们跨过千年,到底能不能记得他并不重要,他只是认认真真的在那个乱世按照自己内心的标准生活,仅此而已。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无论是遍布世界的三国爱好者们,还是国内对三国历史如数家珍的键盘史学家,他们对于三国时代的关注点,往往定准了中原群雄逐鹿的争霸故事。

  曹操,刘备,孙权,袁绍,袁术,刘表等等,仿佛在他们眼中,这些人物就是三国历史的一切,他们代表了整个汉末乱世的纷纭。

  

  然而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实际上这场动荡的时局,绝不仅仅只影响了中原地区,即使是远在偏远的边疆地区,依然被其所影响,并留下了一段传奇,只是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他们的故事已经几乎被遗忘,这里说的边疆,便是今天的交州,也就是今天的越南。

  在很长的时间内,交州一直是属于中央王朝的管辖之内,秦始皇征百越就包含了越南北部的一部分,而到了东汉时间,名将马援更是给越南人留下了很强烈的心理阴影,不过这种情况维持到汉末发生了改变,因为中央朝廷的控制力伴随着各大诸侯的崛起而下降,核心的中原地区尚且无法掌控,更不必说远在天边的越南了,因此,这种情况也给有心人留下了一定空间,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主人公士燮(xiè)。

  

  士燮出身于大族,当然是他所在的交州的大族,先祖在王莽篡汉的时候为了躲避动乱迁徙到了交州,到汉末已经两百多年,尽管如此,作为儒学世家的后裔,他并没有因为迁徙到了交州就放弃了自身的修养,史书记载士燮对于儒家经典很有研究,甚至在年轻的时候远赴洛阳求学,可想而知在那个时代跨域半个中国是何等艰难,士燮对学问也能说是真爱了。

  因此他也得到了东汉士人们的好评,在黄巾之乱平定后,东汉朝廷回光返照,有了一定程度的秩序,于是就认命士燮作为交趾太守,毕竟出身本土的官员更熟悉本土的情况,这样士燮也就回到了家乡,担任地方官。

  摆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局势,即使在今天,越南的经济发展水平也处在一个相对落后的状态,更不必说两千年前的汉末,交州的民族成分复杂,生产力落后,更重要的是文化水平非常低下,很多人连字都不认得,在这种情况下,士燮应该怎么办呢?不用担心,作为本土出身的官员,士燮非常清楚交州的这些毛病,他做了以下几种事情:首先是用自己的关系引进来自中原的先进生产力,一些新的农具和耕作模式被引进交州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在生产力水平提升后,士燮没有忘记管仲的名言:仓廪实则知礼节,在交州开始普及教育,积极推行儒家思想,让百越人和迁徙到交州的汉族人和睦相处,并且优待那些因为中原变乱投奔而来的大学者和名士,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在这样的情况下,士燮既提升物质文明建设,又提升精神文明建设,让交州的整体水平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而在对外问题上,士燮是一个有着灵活手腕的统治者,外交上极力结好临近的东吴,避免战争的发生,在士燮的有生之年,东吴虽没有直接统治交州,但是相互之间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作为一个和平主义者的士燮,在这点上居功至伟,根据统计,士燮统治的时间段,交州与东吴之间的外交往来达到了一百多次,而每一次孙权都对士燮大加封赏,优礼有加,在中原混乱,四海板荡的三国时代,东南边疆地区却维持了这份难得的平静,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士燮也无愧为一个非常合格的执政者。

  公元226年,统治了交州四十多年的士燮病逝,享年九十岁,一个好人有了一个好的结局,看上去很美满,可惜的是,士燮对后代的教育远没有自己做人这么成功。

  

  在他死后儿子士徽判断,被东吴所剿灭,士家也几乎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为士燮身后画下了一个血色的休止符,这可能也是士燮自己万万没有想到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士燮在三国时代,都算是一个难得的成功者,这种成功是全方面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即使作为一个不知名的历史NPC,他依然尽自己所能坐到了一个最好的状态,或许对他来说,当我们跨过千年,到底能不能记得他并不重要,他只是认认真真的在那个乱世按照自己内心的标准生活,仅此而已。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