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阳痿宰相和洗鸟御史

  明代的政权,其实在宪宗的时候就已经走下坡路了。走下坡路的标志之一,就是权力拥有者更多关心自己的利益分配,而不关心政权的健康。由此反映到任官上,就是大臣结党、排斥异己、任人唯亲、贿赂风行。这其中,对这种肮脏政治作出巨大的贡献的一个人,就是万安。

  万安,字循吉,四川眉山人。据说是个帅哥,长身魁硕,眉目如刻画。正统十三年,万安考中进士。当年英宗命只选北方及四川籍的进士为庶吉士,所以万安亦被选中。散馆后,授职编修。历左春坊司直郎、右春坊右中允等。

  阳痿宰相和洗鸟御史

  万安在翰林院的时候,其同科进士有八个人在翰林院。八个人分成了几个小圈子,万安与别的人没什么交往,只是与李泰过从甚密。李泰是顺天香河人,过继给大伯李永昌为嗣。李永昌则是宫中的太监,英宗正统年间曾经掌管过章奏,深得英宗信任,在宫内挺有地位。正统十三年,李泰中进士,也被选为庶吉士,后与万安一同授为编修。李泰比万安小12岁,但万安一直以兄长的礼节对待他,让李泰很是喜欢。李泰因为有养父的后台,不担心官职的升迁,所以每当升官时,他就推万安使居其上,这样两人后来都升至詹事兼翰林学士。万安自然对李泰心存感激,于是更加讨好李泰,也经常和内监交通,借以保持经常的联系。

  不能不说万安实在是个搞关系的高手,这么来来往往,万安不仅保持了和李泰的交往,而且成功打通了同内监的联系。成化五年五月,内阁缺人,内廷的意思准备任用李泰,李泰却推让给万安。于是万安获升为礼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入阁参预机务。而李泰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早已视入阁为囊中之物,而让万安先入阁,自己还能落得一个让贤的好名声。只是李泰自己的命不好,没多久忽然得暴病死了,最终没能入内阁。

  万安入阁的时候,彭时、商辂、刘定之都还在内阁。刘定之在八月去世,于是内阁就剩下三人,万安排在老末。

  靠拉关系混上辅臣位置的万安,本来就不学无术,又怕被皇上知道看不起自己,于是利用手中的权力招权纳贿。弄来的钱,再拿来结交宦官,对宦官的要求,万安都尽量予以满足。也因为如此,万安下面的人想升官,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看这人是否有内援,如果有,则不问贤愚都予任用。只是当时首辅彭时、次辅商辂都还是正人君子,所以政治还不至于大坏。

  成化十一年三月,彭时去世,商辂继为首辅,万安升礼部尚书,成为次辅,而刘诩、刘吉被选入阁。

  那时候,妖人李子龙用妖术交结太监进入内府,事发被诛。宪宗因此颇想了解外廷的事情,就派太监汪直领人乔装打扮外出刺探。成化十三年,更是专门设立西厂,由汪直提督。西厂专门刺探官吏民间阴事,屡兴大狱,因此引起了众人的不满。于是在成化十三年五月,首辅商辂就与万安等人相约弹劾汪直,在商辂等人的坚持下,宪宗不得不撤掉西厂,并降汪直回御马监。

  万安虽然当时与商辂一同署名上疏,但其实内心别有鬼胎,所以之后又偷偷派人进宫与太监们拉关系。汪直虽然被免,但并非出于宪宗的意愿,所以随后宪宗依然秘密派遣他在外刺探臣民阴事。一直对汪直不满并且也曾上疏弹劾的兵部尚书项忠被放归,随后在六月份被革职为民。可能是有感于此,之后不久商辂也疏请退休,得到准许。

  商辂回家之后,万安就顺理成章成了首辅,加太子少保,改吏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之后数年,历升至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

  家天下制度下的选官制度,看起来规章齐全,其实不过都是写给外面的人看的。真实的选官,都是掌握在实权者手里。万安在治国上没什么本领,但在玩弄权术上却很有一套。

  万贵妃是山东诸城人,4岁选入掖廷,本来是孙太后的宫女,宪宗为太子时,她则在东宫服侍宪宗。宪宗16岁登基时,万贵妃已经35了,但因为机警过人,深得宪宗喜欢。成化二年生一子,为宪宗第一子,宪宗大喜,封为贵妃。但此子不久就去世了,此后万贵妃再也没怀上孩子。虽然如此,她在宫中的地位却非常高,非常受宪宗宠爱。

  由于都姓万,万安就利用这个空子,结识万贵妃的哥哥万通,并认作同一族人。万贵妃因为并非出身阀阅之家,也乐得与万安相结。后来,万通的岳母王氏从山东博兴来京,万妻问其母说:"曾经记得家贫的时候,把妹妹给人家为妾,不知现在人在哪里?"其母说:"只记得是四川万编修。"一查访,正是万安。这样一来,万安和万通还有了亲戚关系。由于万通的妻子可以很方便的出入后宫,所以宫内的许多事情万安都能及时知晓。这样一来,其权力更加牢不可破。也因为如此,万安在任官上就有点肆无忌惮,凡才能品行超过自己以及对自己不巴结的人,均想法设法拔除之。如王恕、馬文升、耿裕、秦紘、焦芳等人,都先后被斥逐。而当时的辅臣刘诩、刘吉又各有私心,也各自结党,以致贿赂公行。

  虽然是权倾朝野,万安心头也有一件隐隐作痛却又难以启齿的事情:他得了阳痿,没法御内。再大的官儿,这方面不行,都是一件憾事。这时候,另外一个人出场了,这个人就是倪进贤。

  阳痿宰相和洗鸟御史

  倪进贤是南直隶婺源人,原本出身商贩之家,略通文墨,但品行很差。倪进贤知道万安的毛病之后,自称自己擅长医道,并配药让万安洗自己的命根子,没想到居然很有效。万安大喜,想方设法让倪进贤参加科举,并在成化十四年把他弄成了进士,选庶吉士,授御史。也因为如此,倪进贤也得了个绰号,叫"洗鸟御史"(或误作"洗马御史")。

  由于"洗鸟"有效,倪进贤也就成了万安的心腹,经常向万安讲说房中之术。万安转身又把这些房中术秘密上疏给宪宗,宪宗自然也当作宝贝,密不示人。成化后期,宪宗颇沉迷于女色,万安显然有莫大的功劳。

  倪进贤因为和万安有这层关系,虽然为外界所笑,但并不影响他的仕途。只是不曾想到的是,自己干的龌龊事被其继妻之兄钱金知道了。钱金是鸿胪寺序班,因事闲居,也一直想复职。于是仗着是倪进贤的大舅子,并且掌握了他的许多阴事,就想让倪进贤帮忙,没曾想被倪进贤一口拒绝。钱金大怒,抓起倪进贤的左手,一口就要掉一根指头。于是倪进贤命人拿下钱金送往都司监狱,自己因为断指疮痛,也请养病。宪宗知晓事情原委后,对倪很是不满。所幸有万安帮忙,最后倪进贤只是被勒令致仕,而钱金则发配到大同边方为民。倪进贤虽然被勒令致仕,但依然住在京师,谋求复职,知道孝宗弘治七年为科道弹劾,才被赶回家乡。

  权力在手的人也往往肆无忌惮。成化二十三年八月,宪宗去世,孝宗即位,万安依然是首辅。有一天孝宗下诏,不许言官风闻纠劾。实际上,万安自知为公众不容,所以借此压制言路。那时候,御史汤鼐正好去内阁,万安告诉汤鼐说:"这是皇帝的意思。"狐假虎威的做法,自然让汤鼐很是不满,于是上疏道:"古之大臣,善则归君,过则归己。今安过则归君,无大臣体,奸邪不可用。" 随后庶吉士邹智、进士李文祥、中书舍人吉人都上疏弹劾。而万安了无愧疚,依然利用手中的权力,拟旨令吏部选除李文祥繁难衙门做县丞历练政事,结果李文祥被任命为陕西咸宁县丞。

  但万安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容于公论,御史文贵、姜洪等人再列安十罪极论之,并称其"面似千层铁甲,心如九曲黄河"。而那时,太监怀恩在宫内桌几旁边找到了一个小箱子,打开一看,里面的上疏都是讲房中术的,非常详细,末尾都署名"臣安进"。孝宗让怀恩拿出来给阁臣看,每展一卷,就说一句:"这是宰相该做的吗?"弄的万安惭愧不已。就是这样,万安也依然不想放弃相位,最后怀恩直接摘掉他的牙牌,令其出宫,万安才不得已回到寓所,随后上疏乞归。那是孝宗继位不久,所以特允致仕,并给驿回乡,有司月给米五石,每年拨夫役八人应用。这是成化二十三年十月的事。

  阳痿宰相和洗鸟御史

  万安致仕的时候已经70多岁了,半道上还天天晚上观看三台星,希望能够再起用。弘治二年三月的一天,万安忽然就死了。

  其子万翼、孙万弘璧也先后为进士,与万安一样,淫乱无耻,也先后猝死。万安就这么绝了嗣。

  据说万安死后,家里的财宝堆积如山,都被其婢妾拿跑了。四川新都县的进士杨春娶到了其中一位,得到的财宝有万两。此外,有一个翰林购买了万安在京师的寓所,清理地面的时候,挖到了一个菜坛子,里面居然有二千金。

  万安可以说是古代贪腐官员的一个典型:高情商,贪婪,好色,会玩权术,深谙官场规则,毫无底线。史称"安之辅政,惟黩货好内,以利其身家为事。而于人才治体,漠不概意。又虑人以是议已,遂益结势力,威以制之",也是比较准确的评论。只是万安之后,复多万安,其行同理同,则又不仅仅是万安的个人行为所能说明的了。史之所鉴,又岂止是给后来者添一条说教的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