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长篇连载】温哥华攻略-20

  黛安娜来的那天,是我和林力去接的。

  因为没有车,我打电话去请求林力帮忙。电话中的他更沉默,我握着听筒好像握着他的脖子,我问一句,他答一句,没有多余的字。

  “林力,你周六有空吗?”

  “我看看。应该有空。”

  “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说吧。”

  “咱们公司人事部的凯莉你还记得吗?就是高高瘦瘦,眼睛大,皮肤有点黑的那位。”

  “记得。”

  “凯莉有个好朋友叫黛安娜,要来温哥华,是周六上午的飞机,我想麻烦你同我一起去接她。黛安娜将住在我的房间,我已经联系好要搬去列治文了。所以其实是想麻烦你两件事,先帮我把行李拉到新的住所,然后同我一起去接她,方便吗?真是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你。”想到要占用他近一天的时间,心里很过意不去。

  “行。”

  本来想问问他和太太最近怎样了,可有种让人窒息的无可奈何通过电话线传到耳膜里,便老老实实闭上了嘴。

  周六的时候,我特地去向伯母的小儿子杰克逊道别。他外表冷漠而不羁,实则热心肯帮忙。有一次下雪天,我下了公交车,看着一地的大雪和手上一袋米一罐油和其他生活用品,实在没力气再走回去,无奈之下给伯母家里打了电话,只有杰克逊一人在家,他二话没说连忙跑出来帮忙拎着东西回家。走在他身后,杰克逊那一头齐肩飘逸的乌黑长发和瘦弱的身子,努力提着东西向前走的背影,成了早春一片萧条的大地中最美的景象。

  “细佬,姐姐要走了,谢谢你对姐姐的关心和帮助,知道你喜欢nickelback, 姐姐买了这个珍藏版的CD, 希望你喜欢。好好学习,听妈妈的话,她一个人带你们很辛苦。”

  杰克逊很吃惊的眼神里夹杂着感谢,感动和其他说不清的东西,“谢谢。”他默默地接过CD,低头打开抽屉,找出了一张nickelback 的海报,递给我:“送给你。”

  接过海报,我鼻子有点酸,“谢谢你。”

  林力到的时候,我暗自大吃一惊,他整个人瘦了一圈,眼袋大而发青,胡子拉碴,头发也长了很多,凌乱地耷拉在脑门上。

  “林力,上班是不是很辛苦,知道你做事很认真,但也别太拼了,身体要紧。嫂子咋样了,你们,都好吧?”

  他没接过话,一手提着一个大行李箱,“王茜,你最近买了不少东西吧,这两个箱子好像比刚来的时候沉了不少。好在最近我抡刀抡得多,手劲大了不少,不然还拎不动了。”

  见他不想提起自己的事,我也就不再做声。

  同林伯母告别的时候,她刻板的脸上竟有了生动的笑容,让我忽然选择忘记往日不开心的片段,“谢谢你林伯母,这些天打扰您了。有机会回来看你们。您多保重。”我给她掬了个躬。

  “言重了王茜,没有打扰,祝你事事顺心。”

  小小的房间又恢复了原样,等待着新主人的到来。关上门的那一刻,我居然想哭。这是来到加拿大的第一个落脚点,不大,但挺温馨。难过的时候想家的时候,就看看窗外的树和天上的云,数数叶子掉了几片,花儿开了几朵。前途依然是个未知,但总要心怀希望,祈盼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去春天街的路上,林力看起来心事重重,我几次想开口都被他乌黑的脸吓着。他木然地开着车,我乖乖地听收音机。

  包伯母去餐馆帮忙了,只有伊莉莎在家,林力和我搬完东西后,便开到机场去接黛安娜,临走前伊莉莎的眼神有点怪。

  黛安娜出关特别顺利,海关官员什么也没问,她很快就推着两个大箱子出来,戴着一顶宽边的草帽,人群中我一眼就认出她。

  考虑到如果我把黛安娜送到林伯母家的话,林力还要送我回列治文,实在麻烦,我便叫林力送我回春天街新住所,在门口同黛安娜道别。除了稍有点疲惫,她眼睛里充满了对新生活的期望,像每一个第一天登陆的新移民一样。我们相约下周末一起吃个饭,他们便回本拿比了。

  ————————

  上班第一周,我基本上是在学习中度过的。学习如何编排版面,主编会同大家开会,讨论文章选题和每一期的主题。第二周的时候,他交给我一个任务,就是负责新开辟的一个重头栏目,封面人物报道。我对这个安排有点受宠若惊,按计划,我需要采访各个行业甚至政府部门的官员,然后写成封面人物报道登在首二页。在还没完全了解我的英文和写作水平的时候,主编就敢于大胆任用新人,我很佩服他的勇气。

  第一期的人物大家讨论了很久。有说一定要重量级人物来吸引眼球,有说只要是公众人物都可以,还有的说可以找一个老移民成功的例子,可以激励新移民在本地生存立足下去。最后主编支持了第三种建议,他是个有情怀和独特视角的人,哗众取宠是他所不屑的。

  “简西?他是谁?”我看到主编发给我的邮件,让我去采访简西作为第一篇的封面人物,便赶紧去网上搜索了他的资料。

  网上说,他青年时代移民加拿大,是本地广告业数一数二的领军人,刚刚获得本地老牌商报评选的四十位四十岁以下的商业精英称号。照片上的他笑容可掬,眼睛大单眼皮,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打扮。

  既然主编交代了采访任务,我便找到他办公室联系电话,打了过去。几经周折,他给我回了电话。

  “你好王小姐,我是简西。听秘书说你想采访我,请问你能简短地介绍一下自己和贵报,因为坦白说我对本地华人媒体只限于《星岛日报》,《明报》和《世界日报》的了解,至于其他,认识有限。谢谢。”

  他委婉地表达了我们报纸的名不见经传,语气客气且声音浑厚有磁性,就算数落都让人听着很舒服。

  “简先生您好,首先恭喜您获选四十岁以下商业精英,我叫王茜,刚到温哥华不到三个月,是地地道道的新移民。很幸运找到这份华人报编辑的工作。华人报是针对本地大陆新移民的媒体,历史不长,影响力的确没有您说的那三家老字号的报纸那么大,但是随着大陆新移民的不断到来,我们有信心,华人报的影响力一定逐步扩大,到时,如果您已经掌握了通往向大陆客户宣传的门户,对广告事业的拓宽一定大有帮助,对不对?”

  “我周五下午三点有空,欢迎到公司来。”

  

  暮荣司徒

  Be8fb97a fe0f 43ab be8b c60ec5ad1b5b

  2.8

  2019.08.22 22:22

  字数 2240

  黛安娜来的那天,是我和林力去接的。

  因为没有车,我打电话去请求林力帮忙。电话中的他更沉默,我握着听筒好像握着他的脖子,我问一句,他答一句,没有多余的字。

  “林力,你周六有空吗?”

  “我看看。应该有空。”

  “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说吧。”

  “咱们公司人事部的凯莉你还记得吗?就是高高瘦瘦,眼睛大,皮肤有点黑的那位。”

  “记得。”

  “凯莉有个好朋友叫黛安娜,要来温哥华,是周六上午的飞机,我想麻烦你同我一起去接她。黛安娜将住在我的房间,我已经联系好要搬去列治文了。所以其实是想麻烦你两件事,先帮我把行李拉到新的住所,然后同我一起去接她,方便吗?真是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你。”想到要占用他近一天的时间,心里很过意不去。

  “行。”

  本来想问问他和太太最近怎样了,可有种让人窒息的无可奈何通过电话线传到耳膜里,便老老实实闭上了嘴。

  周六的时候,我特地去向伯母的小儿子杰克逊道别。他外表冷漠而不羁,实则热心肯帮忙。有一次下雪天,我下了公交车,看着一地的大雪和手上一袋米一罐油和其他生活用品,实在没力气再走回去,无奈之下给伯母家里打了电话,只有杰克逊一人在家,他二话没说连忙跑出来帮忙拎着东西回家。走在他身后,杰克逊那一头齐肩飘逸的乌黑长发和瘦弱的身子,努力提着东西向前走的背影,成了早春一片萧条的大地中最美的景象。

  “细佬,姐姐要走了,谢谢你对姐姐的关心和帮助,知道你喜欢nickelback, 姐姐买了这个珍藏版的CD, 希望你喜欢。好好学习,听妈妈的话,她一个人带你们很辛苦。”

  杰克逊很吃惊的眼神里夹杂着感谢,感动和其他说不清的东西,“谢谢。”他默默地接过CD,低头打开抽屉,找出了一张nickelback 的海报,递给我:“送给你。”

  接过海报,我鼻子有点酸,“谢谢你。”

  林力到的时候,我暗自大吃一惊,他整个人瘦了一圈,眼袋大而发青,胡子拉碴,头发也长了很多,凌乱地耷拉在脑门上。

  “林力,上班是不是很辛苦,知道你做事很认真,但也别太拼了,身体要紧。嫂子咋样了,你们,都好吧?”

  他没接过话,一手提着一个大行李箱,“王茜,你最近买了不少东西吧,这两个箱子好像比刚来的时候沉了不少。好在最近我抡刀抡得多,手劲大了不少,不然还拎不动了。”

  见他不想提起自己的事,我也就不再做声。

  同林伯母告别的时候,她刻板的脸上竟有了生动的笑容,让我忽然选择忘记往日不开心的片段,“谢谢你林伯母,这些天打扰您了。有机会回来看你们。您多保重。”我给她掬了个躬。

  “言重了王茜,没有打扰,祝你事事顺心。”

  小小的房间又恢复了原样,等待着新主人的到来。关上门的那一刻,我居然想哭。这是来到加拿大的第一个落脚点,不大,但挺温馨。难过的时候想家的时候,就看看窗外的树和天上的云,数数叶子掉了几片,花儿开了几朵。前途依然是个未知,但总要心怀希望,祈盼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去春天街的路上,林力看起来心事重重,我几次想开口都被他乌黑的脸吓着。他木然地开着车,我乖乖地听收音机。

  包伯母去餐馆帮忙了,只有伊莉莎在家,林力和我搬完东西后,便开到机场去接黛安娜,临走前伊莉莎的眼神有点怪。

  黛安娜出关特别顺利,海关官员什么也没问,她很快就推着两个大箱子出来,戴着一顶宽边的草帽,人群中我一眼就认出她。

  考虑到如果我把黛安娜送到林伯母家的话,林力还要送我回列治文,实在麻烦,我便叫林力送我回春天街新住所,在门口同黛安娜道别。除了稍有点疲惫,她眼睛里充满了对新生活的期望,像每一个第一天登陆的新移民一样。我们相约下周末一起吃个饭,他们便回本拿比了。

  ————————

  上班第一周,我基本上是在学习中度过的。学习如何编排版面,主编会同大家开会,讨论文章选题和每一期的主题。第二周的时候,他交给我一个任务,就是负责新开辟的一个重头栏目,封面人物报道。我对这个安排有点受宠若惊,按计划,我需要采访各个行业甚至政府部门的官员,然后写成封面人物报道登在首二页。在还没完全了解我的英文和写作水平的时候,主编就敢于大胆任用新人,我很佩服他的勇气。

  第一期的人物大家讨论了很久。有说一定要重量级人物来吸引眼球,有说只要是公众人物都可以,还有的说可以找一个老移民成功的例子,可以激励新移民在本地生存立足下去。最后主编支持了第三种建议,他是个有情怀和独特视角的人,哗众取宠是他所不屑的。

  “简西?他是谁?”我看到主编发给我的邮件,让我去采访简西作为第一篇的封面人物,便赶紧去网上搜索了他的资料。

  网上说,他青年时代移民加拿大,是本地广告业数一数二的领军人,刚刚获得本地老牌商报评选的四十位四十岁以下的商业精英称号。照片上的他笑容可掬,眼睛大单眼皮,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打扮。

  既然主编交代了采访任务,我便找到他办公室联系电话,打了过去。几经周折,他给我回了电话。

  “你好王小姐,我是简西。听秘书说你想采访我,请问你能简短地介绍一下自己和贵报,因为坦白说我对本地华人媒体只限于《星岛日报》,《明报》和《世界日报》的了解,至于其他,认识有限。谢谢。”

  他委婉地表达了我们报纸的名不见经传,语气客气且声音浑厚有磁性,就算数落都让人听着很舒服。

  “简先生您好,首先恭喜您获选四十岁以下商业精英,我叫王茜,刚到温哥华不到三个月,是地地道道的新移民。很幸运找到这份华人报编辑的工作。华人报是针对本地大陆新移民的媒体,历史不长,影响力的确没有您说的那三家老字号的报纸那么大,但是随着大陆新移民的不断到来,我们有信心,华人报的影响力一定逐步扩大,到时,如果您已经掌握了通往向大陆客户宣传的门户,对广告事业的拓宽一定大有帮助,对不对?”

  “我周五下午三点有空,欢迎到公司来。”

  黛安娜来的那天,是我和林力去接的。

  因为没有车,我打电话去请求林力帮忙。电话中的他更沉默,我握着听筒好像握着他的脖子,我问一句,他答一句,没有多余的字。

  “林力,你周六有空吗?”

  “我看看。应该有空。”

  “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说吧。”

  “咱们公司人事部的凯莉你还记得吗?就是高高瘦瘦,眼睛大,皮肤有点黑的那位。”

  “记得。”

  “凯莉有个好朋友叫黛安娜,要来温哥华,是周六上午的飞机,我想麻烦你同我一起去接她。黛安娜将住在我的房间,我已经联系好要搬去列治文了。所以其实是想麻烦你两件事,先帮我把行李拉到新的住所,然后同我一起去接她,方便吗?真是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你。”想到要占用他近一天的时间,心里很过意不去。

  “行。”

  本来想问问他和太太最近怎样了,可有种让人窒息的无可奈何通过电话线传到耳膜里,便老老实实闭上了嘴。

  周六的时候,我特地去向伯母的小儿子杰克逊道别。他外表冷漠而不羁,实则热心肯帮忙。有一次下雪天,我下了公交车,看着一地的大雪和手上一袋米一罐油和其他生活用品,实在没力气再走回去,无奈之下给伯母家里打了电话,只有杰克逊一人在家,他二话没说连忙跑出来帮忙拎着东西回家。走在他身后,杰克逊那一头齐肩飘逸的乌黑长发和瘦弱的身子,努力提着东西向前走的背影,成了早春一片萧条的大地中最美的景象。

  “细佬,姐姐要走了,谢谢你对姐姐的关心和帮助,知道你喜欢nickelback, 姐姐买了这个珍藏版的CD, 希望你喜欢。好好学习,听妈妈的话,她一个人带你们很辛苦。”

  杰克逊很吃惊的眼神里夹杂着感谢,感动和其他说不清的东西,“谢谢。”他默默地接过CD,低头打开抽屉,找出了一张nickelback 的海报,递给我:“送给你。”

  接过海报,我鼻子有点酸,“谢谢你。”

  林力到的时候,我暗自大吃一惊,他整个人瘦了一圈,眼袋大而发青,胡子拉碴,头发也长了很多,凌乱地耷拉在脑门上。

  “林力,上班是不是很辛苦,知道你做事很认真,但也别太拼了,身体要紧。嫂子咋样了,你们,都好吧?”

  他没接过话,一手提着一个大行李箱,“王茜,你最近买了不少东西吧,这两个箱子好像比刚来的时候沉了不少。好在最近我抡刀抡得多,手劲大了不少,不然还拎不动了。”

  见他不想提起自己的事,我也就不再做声。

  同林伯母告别的时候,她刻板的脸上竟有了生动的笑容,让我忽然选择忘记往日不开心的片段,“谢谢你林伯母,这些天打扰您了。有机会回来看你们。您多保重。”我给她掬了个躬。

  “言重了王茜,没有打扰,祝你事事顺心。”

  小小的房间又恢复了原样,等待着新主人的到来。关上门的那一刻,我居然想哭。这是来到加拿大的第一个落脚点,不大,但挺温馨。难过的时候想家的时候,就看看窗外的树和天上的云,数数叶子掉了几片,花儿开了几朵。前途依然是个未知,但总要心怀希望,祈盼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去春天街的路上,林力看起来心事重重,我几次想开口都被他乌黑的脸吓着。他木然地开着车,我乖乖地听收音机。

  包伯母去餐馆帮忙了,只有伊莉莎在家,林力和我搬完东西后,便开到机场去接黛安娜,临走前伊莉莎的眼神有点怪。

  黛安娜出关特别顺利,海关官员什么也没问,她很快就推着两个大箱子出来,戴着一顶宽边的草帽,人群中我一眼就认出她。

  考虑到如果我把黛安娜送到林伯母家的话,林力还要送我回列治文,实在麻烦,我便叫林力送我回春天街新住所,在门口同黛安娜道别。除了稍有点疲惫,她眼睛里充满了对新生活的期望,像每一个第一天登陆的新移民一样。我们相约下周末一起吃个饭,他们便回本拿比了。

  ————————

  上班第一周,我基本上是在学习中度过的。学习如何编排版面,主编会同大家开会,讨论文章选题和每一期的主题。第二周的时候,他交给我一个任务,就是负责新开辟的一个重头栏目,封面人物报道。我对这个安排有点受宠若惊,按计划,我需要采访各个行业甚至政府部门的官员,然后写成封面人物报道登在首二页。在还没完全了解我的英文和写作水平的时候,主编就敢于大胆任用新人,我很佩服他的勇气。

  第一期的人物大家讨论了很久。有说一定要重量级人物来吸引眼球,有说只要是公众人物都可以,还有的说可以找一个老移民成功的例子,可以激励新移民在本地生存立足下去。最后主编支持了第三种建议,他是个有情怀和独特视角的人,哗众取宠是他所不屑的。

  “简西?他是谁?”我看到主编发给我的邮件,让我去采访简西作为第一篇的封面人物,便赶紧去网上搜索了他的资料。

  网上说,他青年时代移民加拿大,是本地广告业数一数二的领军人,刚刚获得本地老牌商报评选的四十位四十岁以下的商业精英称号。照片上的他笑容可掬,眼睛大单眼皮,一看就是成功人士的打扮。

  既然主编交代了采访任务,我便找到他办公室联系电话,打了过去。几经周折,他给我回了电话。

  “你好王小姐,我是简西。听秘书说你想采访我,请问你能简短地介绍一下自己和贵报,因为坦白说我对本地华人媒体只限于《星岛日报》,《明报》和《世界日报》的了解,至于其他,认识有限。谢谢。”

  他委婉地表达了我们报纸的名不见经传,语气客气且声音浑厚有磁性,就算数落都让人听着很舒服。

  “简先生您好,首先恭喜您获选四十岁以下商业精英,我叫王茜,刚到温哥华不到三个月,是地地道道的新移民。很幸运找到这份华人报编辑的工作。华人报是针对本地大陆新移民的媒体,历史不长,影响力的确没有您说的那三家老字号的报纸那么大,但是随着大陆新移民的不断到来,我们有信心,华人报的影响力一定逐步扩大,到时,如果您已经掌握了通往向大陆客户宣传的门户,对广告事业的拓宽一定大有帮助,对不对?”

  “我周五下午三点有空,欢迎到公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