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圆桌讨论:老年听力损失及干预

  2019年6月9日,由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与北京听力协会主办的“2019北京国际听力学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圆满结束。本届大会邀请了来自泰国、美国、英国、加拿大、中国台湾等海内外共56位专家学者参与主题分享,共有39个学术演讲和2场圆桌讨论,20余位特邀嘉宾和代表参会交流。现将学术演讲与讨论的精彩内容整理并分享,希望能推动行业专业发展。

  6月9日下午,来自全国的七位资深专家、技术骨干围绕“老年听力损失及干预”这一话题展开了圆桌讨论。

  莅临本次讨论的业内大咖有世界卫生组织防聋合作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张建一教授,北京听力协会名誉会长倪道凤教授,中国优生优育协会儿童脑潜能开发专业委员会顾问高成华教授,中国残疾人辅助器具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陈振声主任,北京听力协会专家委员会员西品香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副主任、听力中心主任黄治物主任,本场圆桌讨论由来自解放军总医院耳鼻喉头颈外科的郗昕教授主持。

  各专家就该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碰撞出思想的火花,并对在场听众的问题做出了积极回答。

  圆桌讨论:老年听力损失及干预

  圆桌讨论:老年听力损失及干预

  郗昕教授

  首先,各位专家围绕何原因导致老年听力损失、何年龄出现、首先选择的干预方法是什么、为什么不寻求助听器而求助于中医按摩、听力师和验配师能做什么等问题阐述自己的见解。

  老年听力损失临床特征

  圆桌讨论:老年听力损失及干预

  张建一教授

  张建一教授深入浅出地向大家介绍了老年听力损失听得见听不清、说快了听不清、人多了听不清、小声听不见、大声难受、戴助听器不舒服等功能性障碍的临床特征,其程度随时间推移逐渐加重。这就意味着早期干预对于老年听力损失的必要性和重要意义。

  再次,老年听力损失状况复发,尤其是陈旧性听损干预较晚者对助听器适应慢,需要较长的适应、调试周期,这对验配师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验配师自身的努力和工作经验的不断累积,提高验配技术,从而提高患者的舒适度和满意度,缩短助听器适应时间。

  早预防,早干预

  圆桌讨论:老年听力损失及干预

  左起,黄治物教授/高成华教授/倪道凤教授

  黄治物教授表示,老年性听力损失在老年人群体中占比大,严重影响老年人生活质量,同时影响老年人的认知功能。

  高成华教授从自身听力损失的原因讲起,阐述了老年性听损与耳毒性药物、阈上听功能实验以及年龄等因素相关。高教授表示,验配师应敢于创新,敢于颠覆原有的东西,将自身角色从舵手转变为护航人,关注老年人听力损失,同时更要尊重理解老年人。

  此外,验配助听器的成败在于细节,重视服务质量和问诊的相互性。

  我们正处在大数据时代,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必然会催生国产的智能助听器。应重视人才培育,让老年人有质量的生活。

  倪道凤教授简要介绍了老年听力损失的分型有基线型、感音型、神经型、代谢型、分子层面和混合型。老年听力损失与其年龄、遗传因素、老年人所经历的环境(如噪声、药物、心血管系统改变等)、老年肾脏、代谢系统疾病以及老年人药物之间相互作用等相关联。

  目前我国60%的老年人(60岁以上)有听损,这提示我们老年听力损失预防工作很重要,建议在体检中开展听力筛查,将预防老年听力损失的防线向前移,早预防,早干预。

  圆桌讨论:老年听力损失及干预

  西品香教授

  西品香教授指出,由于老年人传统消费观念的影响,普遍对价格敏感,这是老年人不接受助听器的原因之一。应引导老年人从价格取向转变为价值取向,通过问诊对其深入了解,同时展示自身综合能力,通过互动建立自身权威性和信任感。

  再次,应重视认知功能障碍与听力损失的相关性。验配师应重视个人能力的提高,总结此次大会的收获和心得,运用到日后的工作中去。

  郗昕教授提出目前广东省第一职业病是噪声性听力损失,这表明职业噪声性聋防控情况并不乐观。郗教授强调,早预防、减少噪声接触是应对老年性听力损失的有效手段。

  听力辅具的国际环境

  圆桌讨论:老年听力损失及干预

  陈振声教授

  陈振声教授向大家介绍了当前国际环境。

  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会议主题由“预防传染性疾病”转变为“减少听力损失”。

  2016年在全球范围内推出50种供残疾人使用的辅助器具,其中6种为辅听器具。

  2019年4月世卫组织开始推进辅听装置使用和普及,我们迎来了听力损失者听力辅具使用在国际上的大好形势。助听器作为二级医疗产品,应迎合听损者人数增加的趋势,同时保证产品质量,真正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保护其听力。

  问答互动

  提问:为什么医院不能验配助听器?

  张建一教授:听力学和耳科学有区别;目前缺少听力师职称系列,导致人才流失;设立职称涉及各个部门等。

  提问:家属帮忙验配助听器后老人不愿意佩戴怎么办?

  郗昕教授认为,老年人缺少听众,没有交流对象,因此不愿意佩戴。强调定期回访的重要性。

  黄治物教授指出,验配师应储备渊博知识,掌握适合的沟通技巧,根据沟通情况预设其听力损失程度,通过询问是否有生活习惯改变等,逐渐引导到助听器的作用上。最后强调,验配技术是根本。

  高成华教授表示,不要轻易给老人贴标签。要有专业化服务,真正意义上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

  提问:如何让老人接受助听器?

  陈振声教授:让老人认识到助听器其实是方便整个家庭。

  黄治物教授:对不同类型的老人应采用不同的沟通手段,如彬彬有礼的老人,可以告知他听不清别人讲话是对别人不尊重等。

  提问:老人初次佩戴半天后出现头闷感,听声音觉得嘶哑是何原因?

  张建一教授:可能由于听损重,时间长,干预时间晚,听觉中枢长时间不接受刺激,可分析其听力使用特征等。

  黄治物教授:可能是调试时中低频增益过大。

  倪道凤教授:可能引起了听觉通路与身体其他通路的广泛联系。

  郗昕教授:这可能是老人排斥助听器的借口,因为听众少,交流机会少。

  圆桌讨论:老年听力损失及干预

  孙喜斌教授

  孙喜斌教授:老年人验配助听器很重要的评估包括纯音测听和言语测听,言语测听可以进行听觉功能评估,判断大脑功能。问诊时验配师坐在其侧面,聊天聊家常(保证音量保持在70 dB SPL),在回避视觉的情况下进行初期预判。

  再次,注意正常期望值的建立,告知老年人佩戴的注意事项,在配戴过程中记录不舒适的地方,在随访时帮助他解决问题。

  提问:专家经验能否转变为教材供听力学学生学习?

  黄治物教授:目前在开展微信公众号推送,后续可能会实现。

  提问:如何看待老年人网购助听器?是引导还是制约?

  张建一教授:目前监管力度不够,存在风险。

  黄治物教授:潜在风险大,可通过对比数据验证,目前需要有关部门进行把控。随着时代变化会逐渐发展完善,形成有中国特色的助听器验配渠道。

  郗昕教授:网络销售影响我们的生活,必然会引起助听器领域的变更,对OTC助听器的前景表示看好。

  此次圆桌讨论专家们就“老年听力损失及干预”展开了热烈讨论,专家们对老年听力损失早期干预、助听器验配服务质量、问诊方式、评估内容等作了新的更高的要求。鞭策听力师和验配师努力增强基础知识的学习,提高自身综合素质。